第一百二十七章(1/5)

“不能说?”今夏看着岑福。

岑福点点头。

今夏颦眉片刻,望着岑福道:“你不说,自然是听从他的命令。可我觉得你来之后,陆大人就不太对劲,是不是他遇上什么难事了?”

岑福长叹口气,仍是不言语。

“那这样,你不用说什么事儿,但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们,我们得做些什么才能于他有益,或者让我们知晓什么事儿是绝对不能做的。”

因岑福是北镇抚司出来的人,审讯套话那些招数他比自己还门清,想要套他的话,肯定是不能够,所以今夏只能说出心里的实话,盼岑福能够理解。

岑寿在旁也道:“是啊,哥,你就跟我们说说吧。”

岑福沉默良久,都不曾开口。今夏轻叹口气道:“岑大哥,那我就不为难你了,这醋肉你记得趁热吃。”

说着,她便起身朝门外行去,还未跨出门去,便听见岑福的声音。

“好吧,有件事我也觉得有必要和你们说一下。”

今夏急忙转身,快步坐回凳子上,等着他往下说。

“朝中有人弹劾大公子收受贿贿赂包庇奸党,所以接下来你们行事一定要谨慎,绝对不能作出落人口实之事来。”

“收受贿赂,包庇奸党?”今夏寻思着,“贿赂指得是胡宗宪送来的那些东西?那么奸党,难道是指胡宗宪?”

岑寿大怒道:“那些东西大公子明明已经尽数送回,怎得还有人敢弹劾?圣上怎么处置?”

“圣上只把老爷叫去问了几句,并未打算追究大公子,但也没有追究上折子的人。”岑福皱眉道,“老爷说,这是有人在投石问路,试探圣上对陆家的态度,要大公子务必小心。”

“不追究陆大人,多半是因为胡宗宪的罪名还未落实,不算是奸党。一旦胡宗宪被罢免,那么……”今夏有点发急。想到陆绎说有法子让圣上赏识胡宗宪,她却不尽相信,天子喜好本就难以揣测,若是件容易的事,也不会让严嵩把持朝政这么多年。

“总之,你们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,宁可吃亏也别占人便宜,和胡宗宪的人别走得太近。”岑福交代道。

“我知晓了。”岑寿应着。

今夏点了点头,未再说什么,默默走了。

夜渐深,陆绎在床上辗转反侧,终是睡不着,最后披衣而起。

窗棂上,有人轻轻敲了两下,他拔出窗销,推开来,便看见蓝道行悠然自得地倒挂在屋檐下,衣衫飘飘。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请记住【锦衣之下】最新更新章节〖第一百二十七章〗地址https://wap.zuimeng.net/108/108645/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