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(1/5)

总算是把他弄走了,今夏松了口气,转向陆绎,陪笑歉然道:“他就是个村野莽夫,大人您大人大量,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陆绎原本面沉如水,听了她这话,非但没有缓和几分,反倒更加阴郁,讥讽道:“还没嫁进门呢,就急着替夫家说话了?”

今夏怔了片刻,忽想到件要紧事,急切道:“大人,这事您可千万别告诉刘大人啊!千万千万,算卑职求您了。这还在办案期间,万一刘大人觉得我有外心,治我的罪,那可不是小事。”

“你还知道怕啊!”陆绎冷哼,朝桌上一努嘴,“先把药喝了。”

听到吩咐,今夏没二话,端起药碗,咕咚咕咚整碗灌下去,都不带换气的。陆绎见状,抬手本想说什么,终还是没说。

“……多谢大人,您开的方子真是有奇效,这药我刚喝下去就觉得周身舒畅,神清气爽,奇经八脉似有一股暖流游走。”今夏放下药碗,开口就是奉承话。

“你那是被烫的!”陆绎没好气道,“这药才煎好,没瞧见直冒热气么?”

“没事,我不怕烫。”

今夏背过身去,悄悄吐了吐舌头散热,再转回来时发觉陆绎居然坐了下来。

“大人,您还有事要吩咐?”她试探地问。

陆绎随手拿了个空杯子,在桌上滴溜溜地转了转,也不答话,过了好半晌才淡淡问道:“你可知道谢霄与上官曦之间的事情?”

“知道。他们俩师出同门,谢霄排行老四,上官曦是他的二师姐。”

陆绎点点头:“还有呢?”

“三年前,他们俩本该成婚,可却不知道为什么谢霄逃婚了,后来上官曦主动退了这门亲事。”今夏支肘,疑惑道,“说来也奇怪,逃婚这么大的事儿,对姑娘家来说那可是大失脸面,可上官曦对谢霄像是一点怨恨也没有。”

“因为谢霄曾经救过她。”陆绎轻叹了口气,“那年上官曦还未出师,在姑苏被一伙强人所劫,当时乌安帮在姑苏还没有分堂,也几乎没什么人手。谢霄花钱雇了四、五名刀客,带着人就冲进那伙强人的山寨,硬是把上官曦救了出来,他自己身受重伤,几乎丧命,足足躺了半年才能下地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难怪上官曦对他那么好,事事都帮着他。”今夏叹道。

陆绎看着她,微微挑眉:“你明白了?”

今夏迟疑片刻,还是摇摇头:“可他为何要逃婚呢?”

“逃婚是谢霄在与谢百里抬杠,他们父子俩在三年前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 请记住【锦衣之下】最新更新章节〖第四十七章〗地址https://wap.zuimeng.net/108/108645/37.html